非弈

指挥使的假期来了

         日常懒惰😪,意识流 ,随便看看吧,默默啃粗粮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天气渐渐转凉,明天就是十.一了,放假通知贴上了公告栏。忙碌了一天的指挥使看着桌案边几乎没有少的待处理文件,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。还没有去看过公告栏,也不知道假期名单里有没有自己。埋头苦干良久,指挥使舒展了下身体,差点没闪了他的僵硬许久的老腰,狠狠往椅背上一躺,眼皮就开始打架。       一双手适时地揉上他的肩膀,轻重适当,为他缓解胀痛的肌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安,还是你好。”​迷糊中,指挥使给贴心的女仆点了好几个赞。换来肩上突然重起来的力道,“啊啊啊,轻,轻点……安……”突然意识到不对。安昨天就已经跟他请假要跟泰丝拉一起出去吃大餐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转头对上一双妖冶的红瞳 “钟,钟函谷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​对方凑近了他,一副受伤的表情:“我不来,还不知道指挥使原来心里有别人了?”“这绝对是误会。”指挥使心里一咯噔,恨不能举双手发誓,这奸商看起来好说话,肚子里黑着呢!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吧,谁让我最相信指挥使了呢!”一反常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​嗯?今天这么好说话?

疑惑刚冒出个头,衬衣下摆就钻进了两只冰凉的手,刺激着他温热的皮肤,在他腰上不轻不重地捏着。虽然有些让人脸红,但不得不说,钟函谷这老中医样的手法还是挺舒服的。刚想放松,这双手却还有转移阵地的趋势。指挥使隔着衬衣压住作乱的手,几乎要怒吼出声:“停停停……这还在中央庭,你给我收敛一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钟函谷委委屈屈地看了他一眼,默默把手收回来,目光中的控诉不言而喻。他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亲密接触了。指挥使脸涨得通红,不知道是生气还是羞涩。“我,我最近很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咚咚咚”的敲门声打破了二人僵持的局面。晏华器宇轩昂地走了进来,大手一挥,一张名单拍在他面前的桌子上。“你可以放假了!”晏华的语气中似乎透着些许遗憾。指挥使心里忍不住呐喊:让我加班就那么开心嘛!不过我放假了哈哈哈哈……

晏华扫了钟函谷一眼,推了推眼镜,毫不留恋地转身:“人你带走,把你的瓶子怪收回去,别再来扰乱中央庭的秩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钟函谷保持微笑与指挥使对视:“现在指挥使有假期了,想好怎么补偿我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指挥使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突然有点想加班怎么办?晏华你肯定忙不过来的。

日常疯魔

新来的佛系玩家总算把幽桐从蜡像馆里接出来了!

喜极而泣!

大家都有幽桐的样子,而我居然不晓得是哪个!


招鬼体质

     日常懒惰,意识流,没啥文笔,主要是想吃粮🌾。

 
        “救,救我……”他在一片黑暗中前行,不知从哪儿传来的呼救声顺着阵阵阴风传递而至。指挥使闻声而去,四周的温度越来越凉,心脏急剧的跳动着,仿佛下一刻就将炸裂。“你在哪儿?”他想出声,却只能发出微弱而破碎的音节。

        他知道他被魇住了,声音费力地从喉咙穿出的一瞬间,他醒了。天还没亮,外面阴雨绵绵已经下了好些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脸色好差。”差点忘了​今天要和钟遥一起去巡查。“做了噩梦,没敢再睡”指挥使似乎觉得有些丢脸,语速不自觉地加快了。钟遥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:“果然是没有我在旁边的原因吧,哥哥的符咒也太烂了。如果你有需求的话,我也是可以搬过来住的。”指挥使一把拉着还沉浸在说话中的​钟遥出了门:“那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啦,迟到了会扣工资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阴冷的风刮在指挥使身上,他抓紧了身边人的手臂。“这里也是沦陷区吗?”“不是,这里只是闹鬼的街区而已”话音刚落,钟遥就感到手臂上一阵肉疼,一个热源更贴近了他。纠结了一会儿,手臂的疼也不是不可以忍受。“要,进去吗?”声音有一点点抖。钟遥凑近他:“当然了,如果你怕的话,也可以“一个人”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不不,我还是跟你一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 他们进到了一幢屋内,一片凌乱。黑雾好像感觉到了不对劲,在房内四处流窜起来。钟遥和黑雾战斗的时候,贴上了驱鬼符咒的指挥使一直安静的紧紧躲在钟遥身后,大气不敢出。突然钟遥感到一丝奇怪,指挥使的声音从后面传来:

        “你有没有听到有人在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 ​钟遥一回头,突然变了脸色。指挥使的眼睛和耳朵不断地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听到有人在求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他还没有意识到,一张嘴,又有血丝从嘴里渗出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钟遥,我看不见了……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指挥使最后的意识是一阵撕裂的疼痛​,像是把他活生生撕扯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再次醒来,四周的环境完全不一样了,他眼睛视物好像还有点模糊,但依稀能辨认出是万葬亭。推门进来的是……钟函谷。他挣扎着起来,钟函谷顺势扶了他一把,只是他刚站定,又是一阵头晕目眩,一头栽进了钟函谷怀里。被撞得更晕了。“噗”,钟函谷没忍住笑意,“指挥使一醒来就这么热情,在下可有些吃不消啊!”指挥使听着对方的调侃,索性把头埋在他胸口不动了,只有露出的耳朵尖有一点点红。“钟遥呢?”可能因为埋胸导致的气息不畅,指挥使的声音瓮声瓮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可能是为没能够保护好指挥使在自责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天还没亮,外面还有许多恶鬼在游荡哦~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那你陪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你能走吗?” 钟函谷摸着怀里人的头发,“难道要我抱你去找小遥?我是不介意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停,我不去就是了。”指挥使连忙打断了他,生怕他再说出些不得了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好睡一觉吧!有什么事,明天再说。”他被放进了温暖的被窝。迷糊中,他又睁开了眼睛:“那你记得去找一下钟遥……”
“好好好,我知道啦,他是我弟弟才对吧。”几乎是温热的吻落在额头的瞬间,指挥使就陷入了沉睡。

   ​

手残党日常报道(ง •̀_•́)ง

他们都太好了😭😭😭……
(可是我没有记录下他们的真心话😭😭😭)

白天鹅与黑天鹅……我需要两套……

玩永七的心路

今日份的开心,我终于有小狗🐶了……


我不管,我不听,这是爱情